這是默認內容 淺談:化糞池工人的辛酸生產廠家價格

36℃高溫下,惡臭刺鼻,記者現場直擊疏撈工人揮汗作業——

化糞池內,他們一勺一勺舀糞

頂高溫疏撈化糞池

工人51分鐘汗流浹背

昨日上午10點,江岸區丹水池堤角小區38號樓化糞池旁,一群藍衣人揮汗如雨。工人張師傅拿著長柄鐵勺,正在掏化糞池里干結的糞土。張師傅一勺一勺將糞土舀出,倒進旁邊小木桶內。另一名工人,則將裝滿的糞土倒進路邊的白色運泥車里。疏撈班長夏重璽,是一名“80后”年輕小伙。別看他年紀輕輕,但做這個工作已有6個年頭。夏班長說,這是他們上午做的第四個點。

10多分鐘過后,運泥車里已經堆滿。張師傅也終于放下鐵勺,走到離糞池遠一點的地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班長夏重璽介紹,班里配有一臺吸糞車。但全靠機械效率不高,大家只有一邊用機械吸,一邊靠人力疏撈,這樣才能完成清理任務。記者嘗試用長柄鐵勺伸進化糞池掏挖,用盡力氣才挖出淺淺一勺。工人們告訴記者,鐵勺“頭重腳輕”很難把握,用久了才能很熟練地掏挖。而他們借助鐵勺,還能探到堵點并迅速清理。

北京科特防腐工程有限公司直到10點51分,化糞池中固體糞土才被清完。工人們到旁邊陰涼處,藍色工作服已經濕透,滲出處處白色汗漬。累得一身臭汗、被熏得頭暈眼花,工人曾師傅仍在開玩笑:“我們是野戰部隊,窨井和化糞池就是戰場。”

常年熏臭氣

全班人都患鼻炎

記者站在化糞池旁,一股惡臭直沖人腦際。站了幾分鐘后,甚至被熏得頭暈。糞水被舀出來時,散發的惡臭讓人不禁連連后退。

但夏重璽和工友們似乎聞不到臭味,在井口邊一勺勺向外撈著糞水,甚至連眉頭都不皺一下。正在疏撈的張師傅說:“這里還算好的,最難受的是一些老社區,四面八方都不透風,那個臭味才讓人受不了,比廁所臭一百倍都不為過!”

北京科特防腐工程有限公司“味道這么重,熏得時間長了對身體有影響吧?”記者問。夏重璽告訴記者,剛開始他們也受不了,班里好幾個人都吐的不成樣子。但吐干凈了,大家還是要 回來繼續干。干得時間長了,大家也總結出一些經驗。“每次打開井蓋,先要敞敞氣,不然里面有毒氣體太多,很容易把人熏倒。而且一個人不能干太久,撈上十幾 分鐘,就要換個人,不然根本受不了。”夏重璽說。

北京科特防腐工程有限公司常年被臭氣熏,疏撈工人的鼻子“最受罪”。夏重璽告訴記者,班里男女共7人,全部都有鼻炎。而因為經常要撬動沉重的井蓋,隊里工人的腰椎也都不好。

7人要負責4000口井

疏撈工人缺口大

上午8點開始,夏重璽和他的隊員們馬不停蹄地疏撈了4處地點。“根本忙不過來,只能先處理居民意見最大、最急的點。”夏重璽說。

據夏重璽介紹,他們班一共7人,要負責黃浦路到諶家磯片幾十個社區、4000多口化糞池、窨井。“每天跑的腳不沾地,最少要撈六七車,還是跑步過來。”夏重璽說。

北京科特防腐工程有限公司據悉,江岸水務局共7個疏撈班、不足50名疏撈工人,負責的窨井、化糞池數以萬計。為盡可能解決燃眉之急,現在排水疏撈工人以110聯動反映的社區堵點為主。而馬路的排水溝等處,很難進行兼顧。

市水務部門負責人曾感嘆,全市有上萬環衛工,但排水疏撈工人僅1400多人。與清掃街道相比,地下管網疏撈工作量只多不少。但疏撈工人的巨大缺口,使地下管網的疏浚難以保證。

頂著36℃高溫,在滾滾惡臭中一干就是51分鐘。昨日,記者在江岸區水務局作業現場,見證水務疏撈工人的艱苦“戰斗”。

淺談:化糞池工人的辛酸